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载当前时间...

舞者夏冰:她自山河林间来,云旋月涌百花开

      娱乐  发布时间:2021-2-18 14:19

▲跳舞家夏冰(火伴杨雨澄)

我看花,花自绚丽;我望雀,雀自性灵;我不雅云,云自若如;我揽月,月自来往来往;我见心,心自相悦。

[风花令]

风,起于青苹末。

我见风,风自飒然。

一舞,起风,徘彩云之南,舞望天之下,不择贵贱上下,蹶石砍木,梢杀林莽,闲敲竹韵,拍散晚烟,从长是非短的平平仄仄中跌宕放诞,顿挫顿错成一阕禅韵,缘猎蕙草,耾耾雷声,回穴错迕,吸饱清新空气,六合复归清静。兴来醉倒落花前,六合即为衾枕;机息坐忘盘石上,古今尽属蜉蝣。

再舞,吹醒河滨的杨柳,绽放桃花的心扉,摩肩接踵粉蝶梭游,弹拨细雨琴弦,化作年夜江飞跃……一切江河流向海,爱这宽阔宽阔豪爽六合的狂想,也爱风在耳边激动地吼怒,追集天上一切的风,把头发梳成虬结的团线,惊觉夸父的血缘。一切花朵在春季壮心不已,就连坡地的一丛,罅缝的一蓬,都别有其一种爽肌涤骨的清新和似曾照面的熟络,兀自开放、英勇展开,生命搏动,万象天生。

如若蓝天是一本无字天书,风必是无字的注脚,而跳舞则是最新的注疏。天空以幻化的蓝色铺叙,风以清洁的手法描绘,然后交给跳舞去闪现,因了沧桑无改的绚丽,因了世事无改的意气,因了岁月无改的热爱,一举一动,成诗入画,风花一杯酒,年夜笑亿千场,掠过湛蓝的天心,洗澡着明光飞翔,如火如荼疾驰,葳蕤自生光。

舞者夏冰不负少年心气,不改良良清亮,身心萌动着一百种热望,开出一条路来,骨骼中的磷让远古陆地的海浪变绿;眼里的光,目之所及,跟一只翩翩飞翔的胡蝶联络,承载鸟声叫碎的阳光;身体里的每个原子,随着细碎的舞步,忽而如流水般快速,忽而如流云般慢挪,忽而如雨点般轻盈,忽而如击石般坚健,忽而如年夜江拍岸,转眼如年夜海抚平波涛,柔细似涓涓溪流,绵延雅静。也恰是她这类身心合一的跳舞不雅和悄然、恬淡名利的跳舞田地使得她的跳舞长演不衰,颜容充满了欢愉、青春、欢恰,极目视天下,爱此宇宙宽。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与疏狂。

[雀之灵]

雀,飞旋舞翩跹。

我望雀,雀自性灵。

当漂渺的烟云末尾在蒸腾盘绕,年夜团雪白的云团悬浮上空,蝉羽般的曳地纱轻柔舞动,雀用娓娓衣裙写下霓虹,时而轻梳羽翅,时而随风起舞,时而安步溪边,时而俯首痛饮,时而鹄立,时而飞旋,用裙裾修建实与虚的火焰。

夏冰从“雀”的基本笼统人手,超出内在外形的模拟,以形摹神,使雀的笼统睢妙睢肖地提示于不雅众视野。在举措编排上,充沛阐扬了跳舞本体的艺术体现才干,经由历程手指、腕、臂、胸、腰、髋等节律,塑造了一个超然、灵动的艺术笼统。特别是用苗条、柔韧的臂膀,以长眉妙目、纤手柔腰作为妙曼的跳舞语言,改动,抖臂、翘脚,扭胯,现戏水、饮泉、梳羽、晾翅、抖翼、开屏、翻飞、翔舞,几近能抵达和雀融为一体的田地,行云流水,美不堪收,也恰是在这纤细的静态中生命之星在闪灼、在舞动,群集成一条生命的河流,入诱人化,似乎一个蓝色的黑甜乡,在阿谁微妙的田地,展开着,盼愿着,笑着,舞着,生命之河在流淌,洗濯和污染心灵。在那举头引颈的静态中体现出生命的生气和勃发向上的肉体,众生都是六合的主人,王者为王,尊者为尊,粉墨退场。

顾城诗云:人可生如蚁而美如神。夏冰肌肤晶莹优雅,气质如神。年夜自然就是她的练功房,身心灼烁,舞起来显显露禅意,用舞台情势演向不雅众通报着艺术家小我生前途程中对艺术和生命的思虑和感悟,这类气质辐射出去,能影响到他人。似乎从地心鸿沟向上速冲的一股权力,犷悍地破损新颖的珊瑚礁聚落,向上窜升,再窜升,在暗蓝色山体之上,是耐久白色,而在底部,则在四时中幻化着金黄、嫩绿、深青、红赭与深褐,勾勒山脉崎岖、沟壑深浅,皴染山坡林木明暗、草丛厚薄。继而打破海平面时俄然转身向广袤的四方娇纵。可所以鱼,也可以是鸟;可所以鲲,也可以是鹏;可以在水里游,也可以在空中飞。

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

[云追月]

云追月,澄澄变今古。

我不雅云,云自若如。

云脚迁徙,来迅疾;无根之朵,神仙栽;春深风浓,飞絮来;娥倦舒袖,撒盐白;嗟白草易折,生平冷暖;察外象踏实,知荣辱交流。白云茫茫与海连,平沙浩浩四无边;暮去朝来追不住,遂令东海变沧海。抖落世间俗事,想笑、想跑、攀爬仰之弥高的云之山峦。云,即是平地,高到只能用眼睛去登攀。躺在云峦那轻柔的曲线,仰天起舞充满喜悦。

踏月而舞,月光如梦,庭户无声。碧簞凉于水,襟怀沁若冰。一炉喷鼻蒲团稳坐定,百八牟尼微拨动,弥陀老实诵,忽缩年夜灼烁,十方佛遍满虚空,齐与我摩顶。听静夜之钟声,叫醒梦中之梦;不雅澄潭之月影,窥见身外之身。眼睛和指尖上栖息有数的星斗。

夏冰的作品之所以吸惹人的此外一个方面,是作品所体现出来的强烈的生命看法,云月耳鬓缠磨,一舞动四方,六合久低昂,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 罢如江海凝清光。飘然转旋回雪轻,嫣然纵送游龙漾。岂论是举措自身照旧舞者自己,伴着热忱,带着置信。所谓“金刚瞋目,菩萨低眉”,所谓“静如童贞,动如脱兔”,所谓“骏马秋风冀北,杏花春雨江南”,所谓“杨柳岸,晨风残月”和“年夜江东去”,心有猛虎才干在顺风里掌控标的目的,活就活得,生动单纯。人世一切,皆是遇见。冬遇到春,有了岁月;云遇见月,有了恋爱;天遇见识,有了永世;人遇见了人,有了生命。

年夜自然总是无时无刻完成它们自身的、寓于它们当中的规则,充沛它们自身的笼统,并体现自身,并没有时无刻地教人熟谙天下,教授给人实力重生的窍门。

鸟啭歌来,花浓雪聚,云随竹动,月共水注。会意不在远,得趣不在多。群裾摆动间,有万里山水之势,吉光片羽内,宛见万古达人胸怀。岂论是原生态跳舞,立意新奇的现代舞,雅俗共赏的广场舞,一段即兴的独舞,抑或闪现眼前的一组跳舞剧照,夏冰都市倾注浓郁的情绪,提示出深邃的身手,使不雅者发作心灵的共识。欣赏她的跳舞,就是感受熏染生涯、体验生命、欣赏美、享用美的历程。

夏冰说:若是斑斓只是庞大的用来做提示,或许它的意义不是那么年夜,但若是斑斓,能够转化成一种才干,让自身变得更好,去协助更多的人,那它就是很有价值很居心义的了。跳舞做到极处,无有他奇,只是恰恰;人品做到极处,无有他异,只是本然。

春意可饮,如是归来。(文 / 戴静 图 / 黑冰牛)

全文 END

本站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admin@txgz.cc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回到顶部 个人中心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