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载当前时间...


“1元包邮”,淘宝、拼多多缘何高调拼低?

      国内  发布时间:2020-10-19 08:49

对于湖北的刘敏(化名)来说,上海名媛拼单奢侈品是一件距离自己很遥远的事情。

同大部分人寻求“低价”“实惠”的心情一样,刘敏的购物时间充斥着数个购物App间的来回切换,淘宝、1688、京东、拼多多,无论是18.8元30包的纸巾还是4.77元1斤的红薯片,刘敏总能熟练地在数个电商平台之中找到“最低价”。

如今,“1元包邮”将这场由来已久的战火引至极致。

双11前夕,淘宝正式启动“1元更香节”,淘宝特价版APP上,超过1亿件工厂货每件只要1块钱包邮到家。而早在今年7月拼多多也推出了“真香节”,拼多多拿出1亿元现金,对被网友标注为“真香”的品牌商品进行定向补贴。

当部分消费者还在讨论到底是“厂货”还是“补贴”香时,拼多多也已悄然上线了批发业务,显然,双11还未到,电商的战火已经燃起,或者说,从未停过。

头部电商争当1元店主,补贴玩法之后“厂货”降临

10月10日起,淘宝正式启动“1元更香节”,淘宝特价版APP上,超过1亿件工厂货每件只要1块钱包邮到家,该活动将一直持续到今年的“双11”结束。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淘宝C2M事业部总经理汪海表示,“1元更香节”会是淘宝特价版最重要的厂货黄金大促,今后将在每年10月10日定期举办。 “未来的工厂将成为所有消费者的阿拉丁神灯。”

如今,消费者搓搓神灯,掉出来的都是1元商品。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浏览网页发现,淘宝特价版App首页即有1元更香节入口,在天天1元购类目中,自热小火锅、混装可擦笔、无钢圈内衣、东北大米等均售价1元,可成功完成一次购买。

但用户1元购频次有限,1元购规则显示,首次来访(新人)有机会获得一次1元购秒杀资格,在新的自然周再次来访才有机会获得新的秒杀资格。除此之外,想获得新的1元购资格可通过“拉新”的方式邀请好友助力,获得1元购资格。

除了1元购,平台包含美妆洗护、配件服饰、食品生鲜多个商品,几乎全类目都打上了“低价”“1元包邮”“低至7折好物”“厂货5.1起”等低价标签。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随机查阅打底衫、唇膏、懒人抹布等商品,价格普遍低于10元。

阿里研究院产业研究中心主任郝建彬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所谓“1元购”等背后的商业逻辑是通过提升智能制造,最优配置生产要素,低成本高效率的流通,从而提供给消费者更优惠的价格,让消费者享受到互联网的规模效应、范围经济。

据淘宝相关负责人介绍,“1元更香节”是产业带工厂的专属节日,这次活动,淘宝特价版联合了145个产业带、120万产业带商家、50万工厂,为全国消费者提供产地直发的货品。这也是电商平台的C2M模式。

实际上,近期拼多多也低调上线了批发业务,业内称其对标1688,阿里、拼多多双方在C2M模式改造和产业链商家上的竞争再度升级。今年7月拼多多批发上线网页试水,当时网页搭建还未完成,但已有商家透露可进行批发供货与一件代发。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近日调查发现,目前拼多多批发网页已搭建完成,商家可进行入驻和批发采购,普通散客也可以在该平台进行下单。平台商品包含女装、食品、美妆等各类目。

消费战场之外的新沃土?阿里、京东、拼多多抢滩C2M

C2M模式即用户直连制造,业内也称之为反向定制,把工厂变成零售商,直面消费者,通过C2M的整合,可以优化成本、降低价格。

郝建彬称,“中国东部沿海省份,比如说江苏、浙江、广东,制造能力非常发达,产品在性价比方面没有问题。其实,电商在多年发展过程中,更多的是解决流通效率(成本)、信息不对称等问题 ”。

“未来我们要思考的是怎么解决原来因为价格不透明,或者因为传统的分销的方式所导致的高价高成本的问题。”郝建彬表示。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表示,C2M模式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抓手,该模式下供给端和需求端能够实现有效匹配,增加企业效益,减少浪费,提高消费者体验感等,从产业升级、促进消费的角度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模式,各大平台也在想办法大步进军。

阿里、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近年均在布局C2M业务。早在2013年淘宝推出基于C2M理念的1688,2018年9月马云在云栖大会上提出“新制造”战略概念,指出C2M模式为其制造核心,阿里正式进军C2M。

2019年7月阿里系天天特卖就已经携手阿里云共同升级C2M数字智造系统,计划将在3年内完成100个产业带、10000家天天工厂的智能化改造。

2019年12月阿里为C2M进行了一次重要的组织升级,淘宝事业群正式成立C2M事业部。2020年3月淘宝正式发布C2M战略,以淘宝特价版,“百亿产区计划”和“超级工厂计划”为三大核心支柱。近期,阿里再发布基于C2M的新制造平台——犀牛智造,被称为“一号工程”的犀牛智造工厂也在杭州正式投产。

另一边,京东于2019年6·18前夕宣布了C2M反定制工作的五步法。而后,京东又宣布将直播间定向投入亿级资源,进驻厂家直播,将电商直播和C2M进行结合。京东旗下京东京造和京喜平台都是精选电商联合制造业或工厂直供专属的类C2M模式。

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彼时表示:“未来3年,希望反向定制商品及独家新品在京东平台的累计交易额能达到10000亿元。”

追溯至2018年底,拼多多推出“新品牌计划”,宣称将以C2M模式帮助1000家工厂打造爆品。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曾表示,相较线下市场和传统零售电商,目前拼多多已经在诸多商品类目实现了生产—物流—消费者,或是生产—商家—物流—消费者的极致精简供应链,他称这也是拼多多大多数商品都能实现全网最低价的根本原因。

华创证券研报显示,预计未来5年拼多多C2M订单量将达到10亿级。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表示,电商平台加紧发展C2M的意义就是为了能够在品牌商到代理商再到最终销售终端渠道等中间环节中找到一个替代办法,用自己的平台来将其扁平化,将链式结构转变为网络化结构,进而将原本处于产品市场的销售业务逐步渗透到要素市场,这就相当于在充满竞争的消费战场之外又开拓了一片无人开发的沃土。

人口红利触达天花板,巨头反向追低、下沉

随着日常节日的不断消费化,各电商平台抓住每个节日推出优惠活动,吸引消费者。而伴随拼多多依靠低价一路狂奔,其快速发展成为其他电商平台有力的竞争对手。“百亿补贴”“1元低价”也被看做随着人口红利渐尽,电商踏上了GMV拉升、商品价格的追低之路。

对此,盘和林表示,仅仅说低价是电商发展的策略是不对的,低价高质,高效便捷才是电商发展的重要策略,消费者只有看到某一电商平台产品与其他平台产品质量相同,且价格更低,同时物流速度、售后服务等有保障,才会信任该电商平台。

目前,低价策略更多围绕标品,郝建彬称,“例如大家都是卖 iPhone,一个平台8000元,另一个平台卖7900元,肯定后者会赢得用户。但电商平台上有亿件商品,商品类别丰富,消费者也不可能只看价格”。

“我认为未来用户不仅仅会衡量商品本身的价格,还会考虑商品的配套服务、综合性价比等因素。”郝建彬表示,用户也需要一个被教育过程,消费并不只是看价格。价格只是商品的一个因素,服务的满意度、送货的准时性、收获速度,如果只拼价格或某一单一因素,大家(各电商平台)会陷入到死循环之中。

事实上,头部电商平台近年都在通过经营调整、补贴等各种形式实施低价战略。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拼多多平台销售与市场推广费用高达91.14亿元,对此,拼多多方面表示将继续加码补贴。

低价之下,消费者难免疑惑电商满屏个位数价格的商品,竟然还有利润可赚?对此,盘和林表示,低价商品是能够盈利的,例如拼多多就是开创了一种拼单模式,用团购的方式实现薄利多销以及盈利。不过,平台在起步的时候都会赔本,但也不能称之为赔本赚吆喝,因为通过低价能够为平台聚集流量,这些流量会在日后通过不断地购买行为变现,电商时代,流量才是平台活下来的根本。

与“低价”分不开的还有“下沉”,拼多多从受到关注起,即被外界称为满足了五环外市场需求从而崛起的电商平台。阿里近年从聚划算到淘宝特价版等,也在不断发力,试图抢回下沉市场。

招商证券研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流动人口较2014年共减少了1200万人。减少人群主要集中在 45 岁以上人口以及新生代人口。近年,我国劳动力,尤其是农民工有从东部沿海地区向中西部地区回流的现象,劳动密集型产业和资源密集型产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 劳动力伴随产业流动的过程也将会再次优化资本在区域间的配置,劳动力向非农行业转移的潜力巨大,2亿人以上的结构性红利有待挖掘。

欧阳日辉表示,因人口红利逐渐触及天花板,电商平台开始不断争抢下沉市场。下沉市场包括两大板块,一个是工业品的下沉,另一个是农产品的上行。在这两大板块之中,工业品下沉的利润会更加可观,农产品上行因受到标品需求、物流等限制,发展速度不会太快,但也是下沉市场竞争的重要领域。

他认为,疫情也对下沉市场有培育作用,用户在这段时间中受到了教育,产生了相关的消费习惯,各大电商平台在疫情之前已在布局下沉市场,疫情之后下沉市场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子姣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李世辉

全文 END

本站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admin@txgz.cc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回到顶部 个人中心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