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副中心转场忙 郎朗一天内接连带来大师课与音乐会

郎朗与青年盲人钢琴家刘浩。

城市副中心转场忙 郎朗一天内接连带来大师课与音乐会

郎朗大师课。记者 方非摄

记者 高倩

2021年8月,郎朗工作室正式落户台湖舞美艺术中心,此后每年,这位忙成陀螺的国际钢琴明星心中都有一个“回家”看看的牵挂。昨天下午,一年一度的郎朗大师课在台湖剧场举行。夏日午后的炎热显然比不上观众的热情,郎朗一现身,几句开场白就引来大家的喝彩。

简短的致意过后,大师课随即开讲。许梓嫣同学带着贝多芬《c小调钢琴奏鸣曲“悲怆”》最先登台,分立舞台左右的两扇大屏幕一扇展示乐谱,一扇对准琴童演奏的双手,近距离呈现手型和指法。

敏锐的郎朗很快发现了问题。“贝多芬的作品需要非常精准,现在弹得太轻。”他开始带着许梓嫣逐段分析,从数拍子入手,弹出音符间的“紧度”。当乐音推进至激烈的高点时,郎朗“全身心”投入,手脚并用,伴着口中“哒哒哒”等各种出人意料的拟声词不断示意强弱,极其饱满的情绪不时逗笑观众。夸张归夸张,郎朗的指点立竿见影,20分钟下来,许梓嫣指尖下的贝多芬作品显然变得更具张力。

接下来,邵悠然、周泓羽两位9岁的小朋友依次上场,前者展示了肖邦《升c小调夜曲》,后者带来了莫扎特《C大调第16号钢琴奏鸣曲》。郎朗再次调动起他标志性的“表情包教学”和深厚的作品储备,尖锐而严格地帮助孩子们纠正各种问题:邵悠然弹奏的肖邦“夜曲”虽然柔和甜美,但左手过强的演奏冲淡了诗情画意,郎朗用生动易懂的比喻启迪她捕捉音乐的况味,这里“像晚上看星星,有闪闪的感觉”,那里“像快要睡着了,但又突然任性地不想睡”;周泓羽个子小小的,坐在琴凳上,两脚刚能踩上踏板。他明显有些拘谨,一度紧张得忘了谱子。郎朗肯定他能迅速找回状态的镇定,同时直指他在基本功上的一些欠缺。“莫扎特是个内心很疯狂的人,要弹出他的精气神和灵动性。”郎朗从作曲家的生平切入,鼓励周泓羽弹得大胆一些,可以“像猴儿一样淘气”。弹琴要敢于想象,是他送给周泓羽和所有琴童的寄语。

年轻的盲人钢琴家刘浩由工作人员引导上场。郎朗与刘浩相识多年,一直被他的精神感动,“刘浩的触键非常细腻,很走心,很真诚。”看不见的明月清辉在黑白琴键上流淌,那是刘浩借德彪西《月光》描绘的画卷,朦胧美好,静谧深邃。郎朗对他的点拨更多集中于意境的拔高上,德彪西是印象派代表人物,乐曲结尾要有“拂晓到来,送走月亮”的回味。一曲终了,全场响起热烈掌声,为了刘浩执着追求音乐的精神,也为了台上这充满温情与关怀的瞬间。

“这次大师课不仅指出了很多琴童练琴的共性问题,对想要了解古典音乐的成年人来说也有很多启发。”观众刘先生带着学琴的女儿从石景山区专门赶到台湖,一大一小都获益良多。大师课结束后,他们追随郎朗的脚步,继续前往北京艺术中心——当晚,郎朗首次登上这座演艺新地标的舞台,带来了一场独奏音乐会,从上半场的福雷《帕凡舞曲》、舒曼《克莱斯勒偶记》,到下半场的肖邦12首《玛祖卡》和《升f小调波兰舞曲》,一套充满幻想浪漫的曲目为城市副中心的仲夏夜再添一份诗意。


免责声明: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邮至admin#txgz.cc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