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2022卡塔尔世界杯将在11月20日拉开大幕,中国男足再一次沦为看客。4年前白岩松那一句“中国除了国家队没去其他都去了”,仍将适用下去。许多人曾试图揭开这块遮羞布,为中国男足找到它失败的原因,但理在这里越辩越不明,盘根错节的系统犹如深渊,尤其过去这4年,我们用了一切能找的资源、想了一切能想的办法,投入了更多的金钱,最后的结果却是摔得更惨,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连最专业的足球观察家也已不敢归纳答案。国家队、足协、联赛、俱乐部、球员以及每个层级的管理者和参与者,他们又可曾如何反思过这4年?这个生态是怎么溃败的?

在卡塔尔世界杯开战之际,我们决定及时找回一些记忆,不带情绪地记录,推出「2018-22中国足球幕后」系列,希冀从这些故事中找到一点线索,也给未来留下一点借鉴,不管它会不会有用。本文是这个系列的第一篇。我们将先讲述,在中国男足国家队里,在主教练这个烫手或者该说烫屁股的位置上,这4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也将首次披露许多外界以往不知道的故事。

从2018年到2022年,中国国家队为冲进世界杯尝试各种办法,经历了里皮、卡纳瓦罗、李铁、李霄鹏四任主教练,每个人踌躇满志地来,又都灰头土脸离去。

如今,里皮在意大利颐养天年;卡纳瓦罗到意大利乙级联赛执教;李铁沉寂一段时间后刚要以世界杯解说员的身份复出,就有了被带走调查的传闻;赋闲在家的李霄鹏倒是一身轻松,有球迷把他穿拖鞋遛狗的照片发到了网上。

四年的时间足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或好或坏,唯独中国足球始终在一条失败的道路上彷徨,尽管它在20年前有过一次短暂的胜利。这一切就像《百年孤独》里描述的那样:“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里涅槃,忧愁缠满全身,痛苦飘洒一地。”

大年初一输球

2022年农历新年的第一天,国足在世界杯预选赛十二强赛中客场1比3输给越南队,河内美亭球场大屏幕上的红色比分带着强烈的刺痛感。继2013年1比5输给泰国队后,中国足球又一新的耻辱纪录诞生。

比赛结束后,中国队休息室里的空气几乎是凝固的。一位参加那场比赛的球员告诉懒熊体育,当时没人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李霄鹏打破了沉默。他对球员们说:“大家别有压力,输球的责任由我来承担。”

对于此刻的中国队而言,谁来承担责任已不再重要。外界在这场比赛后对中国足球的厌恶情绪达到顶点,咒骂声不绝于耳。

“大家觉得我们不拼、精神状态不好、消极,说实话,准备比赛时没人敢怠慢。四年就这么一次机会,我们难道不想踢好?”一位国脚对懒熊体育这样说。

在惨痛的失败面前,球员的苦衷无法获得太多共情。

国足日常备战训练。(摄影 赵宇)

同越南队比赛时,中国队第9分钟就丢掉第一个球,7分钟后再丢第二球。一位场上球员回忆,连丢两球后,球队乱了阵脚,大家急于把比分扳回来,有些该短传的球变成了长传,一点点偏离正常轨道。

中国队首发阵容中有三名归化球员,分别是阿兰、洛国富和蒋光太。中场休息时,李霄鹏用张玉宁、韦世豪换下阿兰、洛国富,重金运作而来的归化球员没有在攻击线上给中国队带来期待中的改变,这是一场令人无法接受的失败。

这场比赛结束9个月多后,多位当时在场的国家队人员在与懒熊体育交流时分析,中国队赛前准备一切正常。球队1月23日从上海出发前往日本,27日在琦玉世界杯球场0比2输给日本队——两队实力差距悬殊,这个比分并不令人意外。

与日本队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晚上,全队乘包机抵达越南首都河内,于29日下午在河内开启第一堂训练课。同越南队比赛的前一天是中国的大年三十,当天的午饭和晚饭,球队工作人员特地从当地中餐馆订了牛肉馅饺子。晚饭时,全队做了猜成语的游戏,一个队员比划,另外一个队员猜。

没人想在大年初一输给实力、排名不如自己的越南队,可比赛最终还是输了,“过年添堵”的中国足球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那一场失利后,中国队彻底失去参加卡塔尔世界杯的机会。

里皮怒砸更衣室

中国队上次进世界杯还要追溯到20年前,那是中国足球迄今为止唯一一次进入世界杯决赛圈。过去20年,中国足球为进世界杯想尽各种办法,却始终未见成效。

6年前,金元足球风暴让“请里皮担任国家队主教练”的笑谈变为现实,但拿着2000万欧元年薪的里皮,没能带中国队冲进2018年世界杯。那时的里皮经常说,中国队在亚洲谁都不怕,“如果我们主场赢下卡塔尔、客场拿下叙利亚,就可以直接拿到世界杯入场券。”

然而在冰冷的结果面前,所有假设都是不成立的。

2018年世界杯结束后,里皮继续留在中国执教,他的合同要到2019年年初的亚洲杯后才结束。那届亚洲杯在阿联酋举办,中国队小组赛2胜1负,以第二名的身份出线,随后又在八分之一决赛中2比1战胜泰国队,进入8强,四分之一决赛对手是实力强劲的伊朗队。

中国队在和伊朗队比赛时表现欠佳,中后卫冯潇霆、刘奕鸣上半场的低级失误让对手在13分钟内连进两球,这彻底激怒了里皮。中场休息时,他一进更衣室就开始摔东西,桌上摆的胶带、剪刀、水瓶、水果、巧克力、笔、黑板擦被挨个摔在地上,他一边用力摔,一边大声骂。

翻译阿文过滤掉老头嘴里的脏话,但球员们还是听到“cazzo”(意大利语脏话)像连发子弹那样从老头嘴里喷射出来。此时的更衣室已是一片狼藉。

里皮也曾有过可爱的一面。

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五分钟,里皮没做任何战术的布置,然后一个人走出更衣室。队员们之前见过他生气,但从未如此气急败坏。就在大家不知所措时,队长郑智站了出来,提醒所有人踢好下半场比赛,言语中夹杂着各种脏字。

更衣室里的责骂没有让中国队变得更好,中后卫石柯伤停补时阶段的防守失误让伊朗队打进第3球,里皮没等比赛结束就走回了休息室,助理教练马达洛尼赛后替他完成了与伊朗队主教练奎罗斯的礼节性握手。就在这场比赛前,里皮曾在场边与奎罗斯热情拥抱。

比赛结束后,38岁的队长郑智被安排接受赛后采访,他流着泪走向采访区,抵达后弯下腰,用球衣遮住双眼。泪水可以被球衣拭干,可抽泣声却被旁边的人听得清清楚楚。他怕更多人看到自己的脆弱,一个人躲在广告板后面流泪,准备采访的记者几次相劝,都无法让他止住眼泪。

“我赛前想到过会输给伊朗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输掉比赛。今晚我对我的球员没有任何感谢。”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里皮心中的怨气依然没有消散,他宣布自己与中国足协的合同到期,不会继续担任中国国家队主教练。随即起身离开,主持人提醒他还有记者提问环节,老头摆摆手,连说了几个“NO”,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新闻发布厅。

里皮没有返回更衣室,也没有跟随全队一起乘大巴车离开体育场,而是一个人坐商务车提前回了酒店。晚饭时,他在餐厅与众人告别。里皮与中国国家队的第一次合作,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很多人认为他与中国足球缘尽了。

卡纳瓦罗只是过客

里皮亚洲杯后不再执教中国队并非秘密,只是这个不欢而散的结果出乎意料。亚洲杯期间,时任广州恒大主教练的卡纳瓦罗,曾带着助手到现场观看中国队的比赛,他是中国足协选定的里皮接班人。

让卡纳瓦罗带中国队冲击卡塔尔世界杯,这样的安排在中国足球圈一直存有争议,很多人认为卡纳瓦罗的能力和经验不足以带领中国队取得成功。里皮原计划在国足输给伊朗队的第二天从阿联酋返回意大利,可他却在当晚改变了行程,由迪拜直飞中国香港。在那里,他见到了恒大俱乐部董事长许家印。此前一天,许家印在北京面见了国家体育总局的某位领导。

许家印与里皮密谈的内容外界不得而知,可从后续的一系列安排来看,他之前见体育总局领导、之后见里皮,大概率都与国家队未来安排有关。中国足协官宣卡纳瓦罗带国家队征战2019年3月在南宁举办的中国杯赛时,里皮以顾问的名义出现在集训名单中。不过他那时还未回到中国,中国足协对外的解释是要等四十强赛开始后再来担任顾问。

遗憾的是,卡纳瓦罗带队征战中国杯成绩不理想,无法成为真正意义的国家队主教练,中国足协不得不重新选帅。

里皮的大照片在国足训练场边。

2019年4月25、26日,中国足协、广州恒大俱乐部和里皮又坐在了谈判桌前,各种力量的加持为里皮重新归来扫清了障碍,中方为他支付2000万欧元年薪,其中绝大部分由广州恒大俱乐部承担。

5月24日,中国足协官宣里皮再度执教中国国家队。4天后,身穿米黄色夹克的里皮抵达广州白云机场,前来迎接的人中除小部分媒体和球迷外,还有国家队领队刘殿秋。里皮在机场没有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出航站楼后直奔停车场,然后迅速消失。

第一次上任时,中国足协曾在北京国贸大酒店为他召开过隆重的新闻发布会,时任中国足协主席的蔡振华和里皮并肩坐在台上,有上百家媒体前来采访。里皮再次上任时,中国足协没有召开发布会,理由是大家对他已经很熟悉。

6月4日,中国队在里皮的带领下集中备战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四十强赛。在酒店大堂遇见前来报到的球员时,里皮开玩笑说:“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巴科洛德的0比0

2019年9月11日,里皮带队迎来首场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四十强赛,对手是马尔代夫。客场作战的中国队以5比0轻松取胜,归化球员艾克森、李可出现在比赛当中,艾克森梅开二度,这是归化球员首次代表中国参加正式比赛。两人赛后披着国旗与中国球迷互动,镜头记录下了这历史性的一刻。

第一次担任中国国家队主教练时,里皮曾建议足协归化那些符合条件且可以帮到中国足球的球员。由于时间太紧,没能实现,最初的构想直到他“二进宫”后才成为现实。埃尔克森变成了艾克森、延纳里斯更名为李可、阿洛伊西奥起了一个很有中国特色的名字——洛国富……他们会唱中国国歌,中文却学得很慢,队伍训练比赛时需要翻译陪伴,国家队训练场上混杂着中文、英文、意大利语、葡萄牙语。

归化球员踢联赛时不占外援名额,但他们的收入却与外援持平,年薪最高者可达1000万欧元。

10月10日,国足在广州天河体育场迎来四十强赛第二个对手关岛队,7比0轻松拿下,随后转战巴科洛德挑战菲律宾队。菲律宾队不被视为一个强劲的对手,当时外界普遍认为,中国队在归化球员的帮助下可以轻松取得三连胜。人们更担心的是菲律宾当时有登革热疫情,中国队出发前为此买了不少驱蚊药。

国内没有直飞巴科洛德的航班,中国队选择了包机直接抵达。可飞机起飞前出现了个小意外,机舱广播的第一句是:“尊敬的恒大贵宾……”

接下来,还有更多意外等着中国队。

中国队同菲律宾队的赛前发布会被安排在10月14日傍晚18点15分,记者们早早来到现场,却迟迟不见里皮的身影。老头直到18点30分才来到新闻发布厅,他告诉等候多时的记者:“我在路上走了一个小时,所以迟到……现在我要去带队训练了。”说完,里皮走出新闻发布厅,没有对比赛发表看法,也未接受媒体提问。

国足与菲律宾队比赛现场。(摄影 赵宇)

中国队酒店距离球场8.4公里,正常情况下开车20几分钟可以抵达。里皮的出发时间是17点40分,市区道路已进入晚高峰时间段,他因此迟到了15分钟。为了不影响带队训练,他自己取消了赛前发布会。上届十二强赛客场与伊朗队比赛时,里皮曾因对方足协将赛前发布会安排在午休时间而拒绝出席,中国足协为此遭到罚款处罚。

10月15日晚19点30分,国足与菲律宾队碰面,对手在自己的主场摆出铁桶阵。为加固防守,他们专门将在英冠卡迪夫城俱乐部效力的门将埃瑟里奇召回。在菲律宾队看来,他们是有机会与中国队争夺出线名额的。

中国队在比赛中将对手压制在半场,形成围攻局面,可就是无法取得进球,0比0的比分保持到了终场,这是中国队历史上首次没能战胜菲律宾队。里皮在90分钟比赛里始终站着指挥,没坐下来过一次。

变化悄悄发生

比赛结束后,菲律宾球迷在球员出口围栏外欢庆,载歌载舞,像赢球一样,菲律宾队球员走出后和他们招手、互动。

另一侧的中国队球员则低着头,迅速走向大巴车。记者们想拦下他们采访,被拒绝。球队新闻官后来只好走上大巴,把队长之一的张琳芃叫了下来,让他接受中国记者的集体采访。

“主教练赛后说大家表现不错,只可惜运气差了一些。我们知道这不能成为战平对手的客观理由,还是应该更努力一些。每错失这样一个机会,我们就会距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远。”张琳芃当时这样说。

赛后总结时,部分媒体将中国队没能进球的原因归结于锋无力。这场比赛前,随队一起来到巴科洛德的恒大前锋韦世豪、杨立瑜没能进入名单,这让外界觉得蹊跷。球队回到国内后,广州恒大俱乐部发布官方通告,称韦世豪、杨立瑜违反《恒大国脚八项规定》,每人被罚款30万元、停训停赛两天,并且还要参加职业素养学习班。

圈内有传言,在巴科洛德备战时,韦世豪、杨立瑜在里皮讲话时精力不集中,甚至出现了嘻哈打闹情况,因此被排除在名单之外。虽然这不算大事,也没有得到官方证实,但从这样的传言中还是可以觉察到若隐若现的变化——里皮的威望和震慑力在减退。

里皮接受文章作者采访。

里皮第一次执教国家队时,没接触过他的国脚会私下里向恒大球员打听老头的做事风格,生怕自己因某些方面做得不到位而得不到认可。里皮带国家队集训时会规定,球员第一天报到时必须在午饭前抵达酒店。曾有球员因航班问题迟到,他在会上明确告诉所有人:“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自那之后,再没人迟到,有的国脚甚至会在集训前一天晚上来国家队酒店报到。

那时的里皮对工作兢兢业业,联赛中经常看到他考察球员的身影。但第二次担任国家队主教练后,他的工作方式变了,除训练、比赛期间在中国外,剩下时间都在意大利生活,选拔队员的工作交给了马达洛尼。对于这种非正常的工作模式,中国足协没有提出异议。

11月14日,国足客场挑战叙利亚,这是第四场四十强赛。这场比赛前传出消息,里皮和他的助手年底将不会带队参加在韩国举行的东亚杯赛。意大利人当时给出的说法是参加东亚杯的国家队既没有国足主力,又没有有潜力的年轻球员,不存在考察价值。“我不带队踢东亚杯是和中国足协商量好的。”里皮当时这样表示。

日本、韩国在东亚杯比赛时派出的也是国家队的二队、三队,但他们的主教练不会缺席。“里皮不负责任”、“挣那么多钱不干活”等批评的声音一时甚嚣尘上。就在两年前,里皮曾率队赴日本参加了东亚杯赛,他因给6名U23球员比赛机会而被媒体大加赞扬。

“二进宫”后里皮与中国队的关系在悄悄发生变化,背后隐藏着不满的情绪以及随时有可能爆发的冲突。

里皮第二次离开

2019年11月14日,1比2,国足在迪拜输给了叙利亚队。这次里皮没有暴怒,他陷入一种无法完全掌控和改变球队的绝望情绪之中。赛后更衣室,他告诉球员自己要辞职,不再担任中国队主教练,随后带着翻译前往新闻发布厅。队长郑智和球队管理人员康冰赶紧上去拦阻,希望他不要出席发布会,但没能拦住。

康冰原是恒大俱乐部总经理,里皮第一次执教中国国家队时他就被派到国家队,负责教练与足协、恒大俱乐部之间的沟通。他与里皮走得比较近,可当时已无法凭借一己之力改变事情的走向。

里皮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公开宣布辞职,言辞激烈,没等翻译把自己说的话转述成中文便起身离开。往外走时没注意脚下台阶,71岁的他趔趄了一下,险些摔倒。

里皮的“逃离”。

翻译一边目送里皮离开,一边用温和的方式把他的话翻译成了中文。视频发到网上后,精通意大利语的人把里皮的话用中文做了更直接的转述:“我们表现得没有魄力、没有拼劲、没有勇气、没有个性、畏手畏脚,不能连续传球,不能发起一次成功进攻,没有重量级的球员能够提供支持,意味着教练的工作没有做好,我的工作没有做好。”

讲完这些后他对翻译说:“拜托,请如实翻译我的话。”

“我们是战胜了关岛和马尔代夫,碰到稍微强点的球队,菲律宾我们战平了。这场我们拿出的还是同样的表现,我们输了。叙利亚完全配得上胜利,他们踢得更好,更积极,比我们更像一个团队。我挣非常、非常、非常多的钱,我不想抢钱,今晚我在这宣布辞职,决定不可收回。”

回更衣室拿好自己的东西后,里皮走出球场。前来督战的国家体育总局竞技体育司副司长王战和把他拦住,希望能够再沟通一下,毕竟事发突然。可意大利人没有任何沟通的欲望,简单交涉几句后便坐上一辆商务车,返回国家队酒店。

几名中国队的管理人员站在球场外,面色凝重,一个劲儿地抽烟,康冰则在另外的角落里打着电话,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

晚上10点半,里皮在国足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酒店大堂,准备乘车离去。守候在此的媒体人拿起手机、摄像机跟拍,他不断摆手,示意不要再拍。里皮乘坐的商务车消失在夜色之中,他与中国足球的缘分彻底走到尽头。从2019年5月24日回归,到11月15日发布会辞职,里皮的“二进宫”只持续了174天。

李铁的争议

里皮辞职后,国足重新开启选帅工作,此前带领国家队前往韩国参加东亚杯赛的李铁接过教鞭。虽然李霄鹏和王宝山也参加了那次国家队主教练竞聘会,但他们扮演的只是陪跑的角色。

2020年1月5日,中国足协为李铁在昆仑饭店召开了媒体见面会。他那天身着黑色西装,脚上踩着一双崭新的红色皮鞋,尽可能地克制自己吹头发的习惯。

开完发布会后,李铁直奔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前往广州带国家队训练。他在上任的第一堂训练课上就告诉队员:“我们这支球队唯一目标就是冲进2022年世界杯。”

在出线前景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李铁带队在四十强赛上取得四连胜,成功晋级十二强赛。中国足协与他续约5年,合同一直签到2026年,那是李铁作为国家队主教练的最高光时刻。

受疫情影响,中国队把十二强赛的主场放在迪拜,队伍在海外待一两个月是家常便饭。为避免感染新冠病毒,队伍在国外施行封闭管理,球员们除训练、比赛外不能走出酒店。

国足2比3输给沙特队后,李铁有过这样一番表态:“我们就像没家的孩子一样在外面踢球,每天只能在自己的小房间里面待着,除了球场就是房间,其他任何地方都去不了,这对于我们的球员来说是非常、非常残酷的。”

指挥比赛的李铁。

这番言论引起巨大争议。有国家队管理人员曾提醒李铁注意言行,但并没起到作用。1比1战平澳大利亚队后,李铁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再次开炮:“你们没有经历过这些(封闭比赛、隔离三个多月),不知道这种生活是多么残酷,我为球员和整个团队感到骄傲”、“我比你们任何人花在足球上的时间都多,比你们任何人都更了解球队”、“还有人说有主场和没主场差不多,这些人的脑子是真有问题,完全不了解足球”……

现场只有三个记者提问,李铁的回答与记者的问题关联不大,就像他过去接受采访时那样——只讲自己想说的,其他一概不论。

颇具争议的言论迅速上了微博热搜。一波未平,李铁又在个人微博上发布李宁、古树茶等广告内容,这已违反了国家队的管理规定。虽然经国家队提醒后删除了广告照片,但已不可挽回。

同澳大利亚队比赛结束后,国家队回到国内,在苏州边隔离边训练。隔离即将结束时,足协发布官方声明,称李铁主动辞去了国家队主教练一职。官方通稿中的“辞职”说法过于玄妙,因为即便他不辞职,也将无法继续担任国家队主教练。在此期间,李霄鹏被国家体育总局相关领导从武汉约到北京面谈,让他接替李铁率领国家队参加余下的十二强赛。

一位国家队内部人士与懒熊体育交流时说过这样一番话:“李铁带队6场比赛拿到5分,这成绩不算好,但说得过去。下课完全是因他的场外言行所致,一把好牌打得稀烂。”

现在看来,李铁一年前闯下的祸已不止是丢掉国家队帅位那样简单,接下来的打击或将超乎想象。

消失的李铁

2021年12月16日,李铁回到老家沈阳后更新了个人微博:“结束一段珍贵的旅程,感谢所有!”同时还配了一张自己经营的足球公园的落叶秋景照片。

成为国家队主教练是李铁退役后的梦想,他用了10年的时间终于修成正果,只是这个苦苦追寻而来的梦想,在持续701天后戛然而止。

李铁是个从内到外都很执拗的人,自己认定的东西不会轻易调整,比如他30年没变过的发型。他的女儿不止一次地问:“爸爸,你什么时候换个发型?”

十二强赛最初几场比赛,李铁没有更多地使用归化球员,无论外界如何建议,他不为所动。在自认为擅长的业务范畴里,他不会听取别人意见,也不会告诉外人自己的真实想法。

李铁固执,认准一条路就跑到底的性格让他从甲A走向英超,从青年队跳到国家队,又登上了世界杯的舞台。再后来,他从助理教练变成主教练,直到两年前执掌国家队教鞭。

这套处世哲学让李铁在足球世界里取得了同龄人无法企及的成绩,也成为他对世界认知的一套固定的方法论。他没有因角色变化而及时调整做事方式,当问题出现后缺乏变通,矛盾积攒到一定程度爆发,无力挽回。

李铁在比赛中将武磊换下。

李铁离开国家队后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今年年初曾有传闻称他要竞聘大连人队主教练,不过一位评委告诉懒熊体育,竞聘名单里没有李铁。过去这半年,人们倒是常在“李铁8号足球公园”里见到他。

11月7日,某视频平台发布了一张世界杯解说嘉宾海报,从左到右分别是:张路、王濛、宋世雄、詹俊、李铁,这位前国足主帅终于再次露面。执教国家队时,李铁曾到体育平台解说英超联赛,为他招致批评。离开国家队后,他不再有这方面的约束。

被官宣解说世界杯的这一天,李铁从沈阳开车到大连,参加中国足协组织的职业级、A级教练员培训班。他本计划在学习班结束后开车前往北京,准备接下来的解说工作。

可就在11月9日天上午,意外发生了。一位参加培训班的教练告诉懒熊体育,那天上午的课程内容是分组讨论。上午10点30分左右,李铁突然起身,到教室后面与讲师李春满说了句话,然后拎着衣服走出了教室。自那之后,再没回来。

11月10日是培训班的最后一天,中午集体合影时也没见李铁的身影。直到培训结束后第二天,大家才通过网络消息得知“李铁被带走了”。至于被什么部门带走了、调查什么问题,目前没有明确说法。前几天,宣布李铁解说世界杯的平台重新制作了宣传海报,上面只剩下张路、王濛、宋世雄、詹俊。

一地鸡毛的归化

李铁下课后,国足主帅换成李霄鹏。他的上任过程仓促而潦草,足协连正式的新闻发布会都没开。

2022年1月11日,李霄鹏组队集训,共招入52名球员,算上他本人共有16名教练员参与到球队训练中。球队为此征用了上海世纪公园的两块训练场,可即便如此,当所有人一起出现时,球场仍然显得拥挤。李霄鹏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选拔球员,摸着石头过河。

1月23日,国家队将52人大名单缩减至27人,前往客场参加十二强赛与日本队的第二回合比赛。在0比2失利后,中国队又1比3输给越南队。李霄鹏带国家队踢了4场十二强赛,3负1平,只拿到1分,成绩比李铁执教时还要糟糕。

李铁“不爱用”归化球员的做法被普遍质疑,李霄鹏则更愿意顺应民意,对归化球员采取“尽可能使用”的原则,但效果也不理想。

10场十二强赛下来,洛国富打进1球,阿兰贡献1次助攻,艾克森的进球数和助攻数均为零。作为防守球员,蒋光太不止一次出现失误……归化球员交上的这份答卷,与他们的身价和人们的预期落差太大。

归化球员刚进国家队时,外界担心过他们的融入问题。蜜月期时一切都好,阿兰在孩子病重的情况下曾经含泪表态愿意留在中国备战四十强赛。但随着比赛的深入和各种意外情况的出现,罅隙开始暴露。

归化球员艾克森和李可首次亮相世预赛。

李霄鹏第一次带队前往日本参加十二强赛时,艾克森因在巴西染上新冠无法随队,另外三名球员阿兰、洛国富和费南多需先从巴西圣保罗飞到荷兰阿姆斯特丹,然后转机飞往东京。当他们抵达阿姆斯特丹机场时,后续航班因疫情取消,不得不在机场等待更长的时间。

随后,洛国富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泄了不满情绪:“你们让我们飞到阿姆斯特丹,却取消了我们的机票,把我们前往日本的航班改到明天,让我们在机场里等候超过8小时。现在还有14个小时等待,没有酒店或其他地方休息。为你们的组织能力而祝贺,你们一点都不尊重我们。”

但中国足协有自己的苦衷,毕竟他们无法控制航班因疫情取消的突发情况。足协工作人员想过在机场找酒店让他们休息,但机场酒店受疫情影响没有营业,手持中国护照的他们又无法出关去外面的酒店住。

经过沟通,洛国富在社交媒体上称“还是要朝前看,把比赛打好了最重要”。与这番表态比起来,第一次的主动情绪输出更能说明归化球员与国家队的微妙关系。

在荷兰等待时,另一名归化球员费南多提出因家人健康问题将不再前往日本,一个人从阿姆斯特丹返回了巴西。

费南多因速度快被中国球迷称为“小摩托”,曾是被寄予厚望的归化球员。2019年6月,他跟随李铁的国家队备战四十强赛。在比赛开始前不久的一次训练中,他的大腿肌肉拉伤。一名国家队队员向懒熊体育回忆,费南多当时已知道伤情严重,坐在训练场边失声痛哭。随后,他没有在国内疗伤,直接返回了巴西。

在这几名归化球员中,费南多的融入一直不太顺畅。2020年3月,恒大因他没有按时归队对其罚款300万元,他那时的身份还是外援。被归化后,费南多没代表中国队参加过一场比赛。

随着金元足球时代的结束,除蒋光太转会到经济状况更稳定的上海海港俱乐部外,其他几名归化球员陆续返回到自己的出生地。

李霄鹏在十二强赛上指挥比赛。

2019年年初,北京国安俱乐部引入拥有中国血统的李可、侯永永,开创了归化球员的先河。广州恒大俱乐部在经济状况尚好时表现出了更强大的归化动力,艾克森、洛国富等人陆续拿到中国护照。

过去三年,中国足球成功引入的归化球员共有10人,分别是:李可、侯永永、艾克森、洛国富、费南多、阿兰、蒋光太、高拉特、萧涛涛、德尔加多。高拉特和德尔加多因手续问题暂未获得代表国足比赛机会,侯永永、萧涛涛则因能力欠缺没被国家队征召。当时还传出要将巴西球员、高中锋卡尔德克归化,相关手续已在办理过程中,后因中超俱乐部经济状况欠佳,不了了之。

自此之后,归化新球员的话题再没人提及。

从今年3月至今,中国国家队没组织过一次集训,关于主教练李霄鹏的去留问题也没有明确说法,他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今年9月,一位网友晒出李霄鹏脚踩拖鞋、在街边遛狗的照片,他上身穿一件宽大的T恤,下身穿的是国家队训练短裤。即便没有正式官宣,大家已经心照不宣地默认,他将不再是国家队主帅。

懒熊体育询问一位足协人士,国家队接下来如何安排,得到的答复是:“不清楚。”中国足球的前景依然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茫然不知所终,而卡塔尔世界杯的大幕,已然开启。


免责声明: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邮至admin#txgz.cc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