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到异常惊恐,手脚发麻、呼吸困难,以为下一秒就要死了”,29岁的小钟(化名)遭遇“濒死体验”,一个月打了两次120。

头晕、心悸、喘不过气 跑了五六个科室

突然头晕、心慌、心悸,极度恐惧不敢乱动,一次是上班途中,一次是在家里,长达十来分钟的“至暗时刻”让人极度崩溃。

小钟一个月打了两次120叫救护车,当时急诊查血压180/110mmHG,心率100次,排除心梗后,被转入心血管内科,排查无异常后出院。

读博一路顺风顺水,哪想是个社恐,而且是有严重心理疾病的人。生个这样的别人家孩子,你会头疼吗?作为父母的应该很痛心吧。可是人工智能现在降维打击就是这种只读有用之书的工具人。内卷到极致那一种,就是只招博士。以后医疗教育刚需领域全是博士,非刚需的领域全是职高技校。而刚需的正是人工智能加博士高学历组合体,非刚需的一些看起来不体面的活,全是职高技术中专生,你想过吗?!可这就是现实正在发生的事。


免责声明: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邮至admin#txgz.cc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