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的佛教版画艺术 : 明代是中国版画的鼎盛时期,万历时期更被称为古版画的黄金时代。明代印刷由内府刻书内司礼监主管,全国“两京十三省”无不刻书,坊间书肆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南北两京外,虽然开封、成都、平阳的出版不如以前,但浙江杭州、福建建阳刻书业仍然长久不衰。此外,还产生了徽州、苏州、吴兴等一批新的出版中心。
宗教版画,尤其是佛教版画,在明初发展到了高潮。明初,由于统治者组织了大规模的佛经刻印活动,佛教版画在艺术上达到了很高的境界。嘉靖时期(1522—1566),其风格由浑厚豪放,渐趋工细绵密、精致生动。在晚明,艺术欣赏性的版画大量兴起,佛教版画也逐渐衰落。
洪武五年(1372)朱元璋命刻《大藏经》于南京,是为《洪武南藏》,中有《玄奘法师译经图》颇为珍贵。洪武二十四年(1391)刊《七佛所说神咒经》,扉画五面连式,亦颇精工。《观音普门品经》有洪武二十八年(1395)京都应天府沙福智刻经牌记,图41幅,刻工为金陵陈声,《中国版刻图录》收《现婆罗门身说法图》一幅,极为精美。而洪武版《天竺灵谶》,杭州众安桥杨家经坊刻本,图较为粗率,反映了明朝前期的雕印水准。
永乐年间(1403—1424),由于统治者崇信佛教,佛教版画得到了较大发展。所刻版画工细精致,却没有拥挤板涩的感觉,而显得生动活泼、气魄宏大,其艺术感染力不亚于大幅的宗教壁画。
永乐元年(1403)有《佛说摩利支菩萨经》,三年(1405)有《劝念佛诵经西方净土公据》,五年(1407)有《圣妙吉祥真实名经》,十五年(1417)有《诸佛如来菩萨名称歌曲》,十七年(1419)有《金光明经》,十八年(1420)有《弥陀往生净土仟仪》和《太上说天妃救苦灵应经》,二十一年(1423)有《金刚经集注》、《妙法莲华经观音普门品》,还有永乐刊印的《释氏源流》、《佛说阿弥陀经》、《礼三十五佛忏悔法门》、《鬼子母揭钵图》等。《摩利支天经》,为航海家郑和施刻,扉画精美。《天妃经》是随郑和下西洋的僧人胜慧施刻的,刻经以求海神天妃的保佑。版画六面连式,有天妃像和航海的船队,气势磅礴。《诸佛菩萨尊者神僧名经》为明成祖撰,引首画极为富丽精工。《鬼子母揭钵图》为《金刚经》扉画,十面连式,大有移山填海、剑拔弩张之势,堪称佳作。中国佛教协会文物馆收集有内府司礼监永乐九年(1411)刻《圣妙吉祥真实名经》,十年(1412)刻《大悲观自在菩萨总持经咒》,十八年(1420)刻《妙法莲花经》、永乐刊本《仁王护国般若经陀罗尼》,其精美程度证明出于宫廷画师高手。
洪熙至天顺间(1425—1464),先后有《佛顶心大陀罗尼经》、《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出相佛顶心大陀罗尼经》、《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大陀罗尼神咒》、《白衣观音五印心陀罗尼经》、《观音救难诸咒》等作品。其中《妙法莲华经观音普门品》及宣德三年刻本《佛母大孔雀明王经》,插图风格都上承永乐,成就颇高。由明成祖倡,正统五年(1440)刻成的大藏经《北藏》,插图也极其富丽。
佛教版画在成化年间达到了顶峰。成化间(1465—1487),有宪宗作序的《出相观音普门品经》首冠图十面连式。北京刻本《佛说金轮佛顶大威德炽盛光如来陀罗尼经》冠图四面连式。这时的佛教版画不仅限于经卷首尾插图,而且产生了整本的宗教版画画册,如成化六年(1470)所刻的《天神灵鬼像册》包罗甚广,似为水陆道场画稿本;成化二十二年(1486)内府经厂刻本《释氏源流应化事迹》图像之多、雕刻之精都令人赞叹。


免责声明: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邮至admin#txgz.cc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