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日,中超第23轮的比赛前,河北队球员集体拉出了讨薪横幅。

截至发稿,今年中国足球超级联赛共进行了24轮比赛,河北队原本以1胜23负,进12球丢78球,位列18支参赛球队的倒数第一。

11月5日,中国足协宣布,认定河北足球俱乐部等三家俱乐部因未能依规落实7月31日前解决不低于总额30%欠薪,对三家俱乐部分别扣除2022赛季联赛积分3分。河北队的积分被清零,降级已是毫无悬念的事情了。

11月8日,《足球报》记者发文表示,“河北队欠薪,在中超是最少的之一,很多俱乐部都是大几亿甚至是几十亿的历史欠薪。”

大幅度欠薪的中超,未来将如何进行下去?

河北队集体签名讨薪 图/河北队球员微博

3年了,没往家里拿过一分钱

“3年了,没往家里拿过一分钱,这赛季辛辛苦苦拼来的3分现在也没了。”一名河北队球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在该球员看来,球队之所以在球场上表现得斗志全无,是因为被欠薪的问题困扰太久了。

“有队友因父亲瘫痪在床需要钱来治病,有队友受了很严重的伤无法治疗,甚至有队友长期靠借钱生活……到目前这个状态,我们真是对球队和对中国足球的环境失望透顶。”该河北队球员说。

就在足协宣布扣除本赛季河北队3分联赛积分后,河北队公开发布了《关于河北足球俱乐部近期情况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

《说明》中,河北队承认自身遭遇严重经济困难,但表示欠薪已按照足协要求的时间节点补齐,但河北队的队员们显然并不认可俱乐部的说辞。

“时至今日,河北队所有国内球员并未收到俱乐部发放的30%欠薪,绝大部分球员2022年全年工资更是未发放一分钱,请俱乐部公开出示转账及签字证据。”前述受访河北队队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如今,人们很难将河北队如今的窘境和“祖上阔过”的时光联系在一起。曾几何时,河北队在中超一直是以“土豪”的身份示人。

2015年,华夏幸福集团进入中国足球版图,收购了当时中甲球队河北中基足球俱乐部后,更名为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冲入中超,使得河北省第一次同时拥有两支中国足球顶级联赛球队。

那正是“金元足球”如火如荼的年代,中超被戏称为“世界第六大联赛”。随后的几年间,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不但斥巨资签下了梅西国家队的两位老乡拉维奇和马斯切拉诺,还挖来了前曼城主帅佩莱格里尼。

当时,俱乐部为拉维奇开出的年薪甚至高于同年的梅西,达到了2年567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8亿元,外加1000万欧元的签字费。

河北队曾天价签下拉维奇(左)和马斯切拉诺(右) 图/视觉中国

买入国际级大牌球星后,也带动了国内球员身价的“通货膨胀”。随后引进的如张呈栋、尹鸿博、任航、赵明剑等国脚级内援同样身价不菲。

《足球报》国内足球部主任李璇透露,由于当时一线国脚都被广州恒大队“垄断”,河北华夏幸福队引进准国脚级别球员的转会费也要花费上亿,那时准国脚的年薪也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税后最高可达到2000万元。

按中国球员能力水平看,这已是脱离市场规律的严重溢价。

去年2月,华夏幸福发布公告,主动“爆雷”,表示公司累计未能如期偿还债务本息合计110.54亿元。就在“爆雷”公告的前一天,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宣布,俱乐部已经完成企业名称变更手续,即日起正式更名为河北足球俱乐部。

至此,河北队的“一地鸡毛”正式被摆在了台面上。两年间,曾多次传出河北队将退出中超联赛的消息。

据了解,当年河北华夏幸福意欲成为中超冠军的有力争夺者,甚至还引进外籍草皮养护人员、装备师等,组建高水平后勤保障团队。

前述受访河北队球员苦笑着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前些年俱乐部疯狂投入的时候,从未拖欠过我们的工资。当时的康复设备用的是进口的,还聘了外国团队。但等外国人一走,这些仪器就放在基地里吃灰,中国人没人会用这机器。”

这些设备、仪器甚至是俱乐部的大巴车都完成了过户手续,可是球员却始终没有拿到工资。

吃剩饭,草皮多年没人管

一位河北队球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河北队如今已经无法维持训练基地的日常运行了,绝大部分服务人员都已经撤走了,俱乐部的食堂每天就做一顿饭。

“中午做完没吃完,晚上热热接着吃,菜也没几个。”该球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训练基地中的草坪好长时间没有维护保养了,就连打扫卫生也是俱乐部里面的人自己来做,看大门都是我们自己的人。”

还有一位河北队的球员,去年在比赛中发生了头骨骨折。“队里也没人管,人差点都没了,别说手术、康复治疗的钱了,就连来回的火车票钱都是找别人借的。”

令河北队运动员更为不解的是,欠薪仿佛只发生在国内运动员身上,外援的钱俱乐部没欠。

一位前河北队的外援对国内运动员证实,自己的薪水已经足额发放了。“我们听了以后很生气,就去找俱乐部高层,为什么外援有工资,我们没有?最后俱乐部回应表示,如果外援告到了国际足联,整个球队将会面临无法运营的情况,所以大家要懂得牺牲,先给外援结清了再说。”

一次又一次的讨薪,一次又一次的搪塞,直至最终《说明》发布,河北队的球员们愤怒了。在这个过程中,被拖欠的不仅是他们的工资,还有他们的青春,和对于足球的梦想。

“俱乐部出现困难的这三年来,我们队员从来没有放弃过,无论怎样,在球场上我们都没有放弃,但是我们每一次的等待和期望都没能换回生活的基本保障。”

“如果我们这一代球员最终的下场是这样,怎么期待年轻人来踢球?当然踢球首先是个梦想,但是终究它是一份职业,职业球员需要通过踢球来实现养家糊口,可现在养家糊口出现了巨大的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河北队的球员们选择了在对阵成都蓉城的比赛前,拉横幅讨薪。

但他们清楚,这样做可能没有结果。

欠的工资还能要回来么?

据统计,截至2022年7月,中超中不欠薪的俱乐部有9家,包括山东泰山、上海海港、河南嵩山龙门、天津津门虎、长春亚泰、武汉三镇、梅州客家、成都蓉城、浙江队。其余的9支球队都存在不同程度拖欠球员工资的问题。

此前,河北队发布的《说明》中提到了一点,“俱乐部已与一线队球员沟通,要求他们派出代表与投资方和俱乐部商讨并作出最后的决定,如同意继续参赛的球员达到了中超联赛的报名要求,就继续踢下去,如果球员们不接受就退出中超,不会为球员离开设置障碍。”

“那份《说明》,击中了球员的软肋。”曾代理过多名球员欠薪案件的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刘正航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在刘正航看来,“只要球队还在,河北队就还是中国足协的会员单位,中国足协依然还有仲裁权,球员们的欠薪就有理论上的希望讨要回来。而一旦球员先提出退出联赛,导致球队解散,此前所有的欠薪都会化为乌有。”

刘正航介绍称,中国球员讨薪维权是个“死循环”。

不讨薪,薪水是自己合法所得且生活所需,不追讨就要不回来;如果讨薪,有的俱乐部无力支付,也不介意球员仲裁,有的俱乐部则表示球员如果讨薪不排除就此退出。

“此前退出的球队,至今仍有不少人讨薪无门,这次河北队面临的情况也一样。因此,大多数球员也不敢在讨薪问题上用力过猛,生怕将俱乐部逼退后真的一无所有。”

事实上,即便是有部分球员向足协提起仲裁并最终获得支持,但由于中国足协的仲裁委员会不具备强制执行权,球员依然拿不到应得的酬劳,而按照中国足协的相关章程,行业纠纷也无法诉至法院,因此许多球员都迟迟拿不到工资。

河北球迷加油助威 图/视觉中国

近年来退出中国足坛的辽宁俱乐部、江苏苏宁俱乐部、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鲜有讨薪成功,并真的装进腰包里的球员。曾在2020年带领江苏苏宁队首夺中超冠军的罗马尼亚籍主帅奥拉罗尤,甚至把江苏队告上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但因为俱乐部已经解散,无论是国际足联还是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均无可奈何。

曾代理过辽足运动员讨薪的律师,辽宁瀛沈律师事务所主任王金兵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如果未来河北队退出中超,球员还是有机会去法院进行起诉的。

“辽足在退出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前,属于中国足协会员,足协仲裁委对于会员是有仲裁管辖权的。但辽足退出足协后,足协对于球员与辽足之间纠纷作出声明称,双方纠纷不在其受理范围。人民法院也完全可以按照一般劳动合同纠纷受理。”王金兵说。

但最难的还是执行层面。“即便受理法院判处辽足俱乐部败诉,但俱乐部早已资不抵债,没有钱可以偿还。”王金兵回忆,当时自己主张辽足球员可向俱乐部赞助商,也是实控方宏运集团追讨欠薪,还举证了宏运集团和辽足俱乐部存在“人格混同”情形。

“但遗憾的是,即便最高法院在其他案件的裁判文书中认定宏运集团是辽足俱乐部的实际控制人。客观上辽足俱乐部的资金往来、人事都由宏运集团决定,但法院坚持认为,宏运集团与辽足俱乐部是两个独立的法人单位,没有支持该项主张。”

一位前贵州恒丰足球俱乐部的运动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俱乐部解散时,集团和部分球员达成了协议,相当于母公司集团承接俱乐部的欠薪,所以我们现在去起诉集团,法院是受理的。“今年我们已经胜诉了,如果集团不上诉,就等执行了,如果拿不到欠薪,可以去分集团的资产,比如房子。”

最近一段时间来,河北队的部分球员始终在关注《体育法》及相关仲裁的新闻和资料。

“我们心里都明白,俱乐部现在就剩下个壳子了,足协的仲裁也没有破产清算这个说法,如果俱乐部最终解散,我们什么也分不到,而且无法去执行母公司的资产。”

今年4月2日,中国足协公布的《俱乐部欠薪解决方案及罚则》要求,各职业足球俱乐部应在2022年10月31日前解决欠薪不低于总额的70%。中国新闻周刊通过消息人士获悉,足协清理欠薪工作小组一直以来都致力于协助各级职业联赛俱乐部开展清偿欠薪的工作,目前相关工作已经取得了实质进展。

就在那份《解决方案》中,还规定了12月31日这个节点,各球队需要解决100%的欠薪,对于依旧存在欠薪的俱乐部来说,在今年还剩下的2个月之内须获得必要的资金或其他形式支持,才能确保明年联赛的顺利注册。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部分俱乐部在等待当地国资背景企业进场“股改”,在没有完成“股改”也没有拿到当地政府明确说法的情况下就选择等待,以不变应万变。

这样的等待,对于拿不到薪水的球员来说,是一种煎熬。

中超某球队的一位工作人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自己所供职的球队也连续欠薪超过8个月。“如今的职业联赛,收入体系已经塌了,薪资水平基本倒退回2000年前后,一个俱乐部如果想要健康运营,全队工资总额不要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如今就是这个水平。”

5000万人民币,比当年拉维奇到河北时的签字费,还少了2000多万人民币。

作者:叶珠峰


免责声明: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邮至admin#txgz.cc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