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0年南京红山动物园亏损3000万,沈志军园长“求报复”的演讲“出圈”后,红山动物园一度成为“网红打卡地”,大家都挺纳闷红山动物园怎么又穷得“叮当响”了?

前段时间,红山动物园因为防控需要闭园,期间没有任何收入,一些饲养员也因为收入太低而离职了,一时之间又陷入僵局……

再穷不能穷动物!再苦不能苦“毛孩”!

2022年的秋,还没等到桂花飘香,却等到了封控的消息。红山处在封控区的边缘,许多饲养员居住的小区“中招”,封控多久是个未知数,也可能接下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正常上班,那4000余只小动物怎么办?

饲养员们毅然决然地作出决定——被通知即将封闭的当晚,连夜收拾行李,返回动物园。

很多饲养员在场馆的办公室一住就是6-10天,有的饲养员借住在未封控的亲戚、朋友家,还有许多饲养员担心人手不足,愿意随时根据工作需要住到园区来。

人员的问题解决之后,就是小动物们的吃饭问题。饲养员们抵达园区第一件事,就是连夜加班加点,从各个渠道采购新鲜食材,保证每个小动物都能吃得上新鲜的“饭菜”。

不仅要保障小动物们不会饿肚子,还要考虑食物种类的丰富度、新鲜度和营养配比依旧保持日常水平,让小动物们不受到外界的任何影响,按照往日习惯正常地生活。

就像当初沈园长初到红山动物园,坚决地取消了伤害动物身心的动物表演,取消了损害动物健康和天性的动物投喂,即使取消这两个项目会减少动物园一半的收入,即使连动物园的员工都不支持,也要做!

沈园长为了维持动物园的收支平衡,推动改革,想了两个办法:一是停车场重新招标,把租金价格提高;二是出租办公楼,跟其他机构挤在一栋小楼里办公。

即使停车场的老租户威胁他:“你家小孩在XX学校上课,你家住在XX小区,你给老子等着……”,即使员工背地里咒骂他,沈志军都绝不让步:“我不是不害怕报复,但如果因为害怕就让步,那动物园就没法改革了。”

为动物打造一个接近野生的环境,让原来生活在笼子里的动物,可以自由地拥抱森林、湖泊、和草地,沈园长四处去要地,他任职的十余年间,把动物园扩大了24公顷。

在这一方天地里,白眉长臂猿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野狼可以纵情嬉戏,就连极度濒危的鹤鸵都繁殖了32只小鹤鸵……

“动物乐园”可持续路在何方?

红山动物园从来不是一遇到困难就“叫苦叫累”地“卖惨”,他们一直在想办法追求“动物乐园”的可持续发展,除了门票收入外,还有哪些可以做?

这次封园期间,他们仍正在直播。其实,“Zoo直播”早在2020年就开始了,是红山推出的系列直播活动,在每一段因为各种原因,大家无法前来动物园亲自看看小动物们的时候,Zoo直播就会准时上线,陪伴无法出门的朋友们,云游动物园。

红山还制作了好多小动物的周边产品,比如“动物便便有机肥”,“红猩猩小黑的画作”、“联名动物盲盒”……

红山还开放了动物云认养,从个人到企业、团体、学校,从为期1年到终身认养,认养后,不光能收到认养纪念品和认养证书,还有机会来到动物馆舍的操作间“做客”,听饲养员讲述动物们的日常故事,体验作为饲养员们的一天的生活……


免责声明: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邮至admin#txgz.cc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