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锋被球迷们爱称为“盲人世界里的梅西”。

他于1990年出生在福建省福州市永泰县的一个山村,先天双目失明,父母务农。直到8岁时被亲戚送到福州市盲校,他才第一次走出大山。

在福州市盲校,王亚锋成为中国第一代盲人足球运动员。他跟随中国男子盲人足球队,获得了2008年北京残奥会银牌、2010年广州亚残运会金牌、2010年盲足世界杯季军以及连续五届亚洲锦标赛冠军。

2016年,王亚锋退役后重返福州市盲校担任校园足球队教练。目前,王亚锋最重要的任务是训练一支热爱足球的队伍。

这些盲生最小的9岁,最长的18岁。说到踢球最大的困难,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害怕。”怕摔,怕撞,怕踢不到球,怕找不到方向。

王亚锋对中新社记者解释说:“在黑暗里待久了,动起来,跑起来,都是陌生的,不可控带来的恐惧,是最大的心理障碍。”

王亚锋常常提及他的恩师和教练邹宏谋。他回顾说,2005年,中国盲足起步,当时训练条件受限,邹教练作为带队的第一代盲足教练自创了很多个“第一次”。

邹宏谋自己缝出了第一个带铃铛的足球;拆卸了床板做训练场的围挡;当时没有草皮训练场,邹教练和队员一起在水泥地上摸爬滚打,让球员把手放在自己腿脚上感知动作,破皮受伤是常事。

“在每一个‘第一次’的后面,是邹教练无数次地叮嘱我们,‘再试一次,不要怕’。”王亚锋说。

时任福州市盲校校长的吴淑英告诉中新社记者,她钦佩王亚锋的绝技——能够倒退三步,大脚开球,凌空射门。找到没有声音的球,精准计算出着力点和角度,这需要高超的定向能力和绝对的自信,同时也意味着艰苦的日常训练。

2015年,第九届全国残运会在四川成都举行,战况激烈,王亚锋受伤磕断了两根门牙,满嘴是血。到了最后点球定夺时刻,他仍出战施展这记“绝杀”。吴淑英再忆起仍难掩激动:“当时球场静下来,他咬着满嘴药棉,倒退三步,起跑,射门!球进了!福建赢了!”

如今,王亚锋如同当年邹宏谋一般,对待孩子们视如己出。在他指导下,已有4名队员入选盲足福建省队。18岁的张家松在去年第11届全国残运会上和王亚锋并肩作战。“进入盲校、跟着王老师踢球,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两件事。”来自四川的张家松说,“就感觉黑暗人生有希望、有梦想了。”

在中国,越来越多视障人士有了更多职业选择。除了盲人按摩,还可以从事钢琴调音师、速记员、互联网交互服务视障体验师、运动教练,乃至于律师等职业。

吴淑英期许盲人足球能够从竞技运动成为普及运动。“希望亚锋把爱和拼搏奋进、永不言弃的运动精神,传递给更多盲人。”她说,“告诉孩子们,他们的未来不止于盲人按摩。”

王亚锋也说:“让孩子们踢球,不光是培养优秀的运动员,更希望体育能够强身健体,培养意志品质,让他们发自内心地笑出来。”


免责声明: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邮至admin#txgz.cc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