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新春,六盘水疫情防控再拉“警报”。3月30日,六枝特区公安局民警刘齐海主动请缨,带队赴六枝特区大用镇堰河坝疫情防控隔离点执行值守任务。

日复一日的值守,从隔离人员的转运对接到隔离点的安全管理,从隔离人员的心理疏导到隔离点的秩序维护,刘齐海始终坚持冲锋在前、亲历亲为,在工作中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总结经验,每个环节都做到未雨绸缪、精准有效,和战友们共同筑起了一道牢固严实的防疫“平安墙”。

5月28日,天气晴好,隔离点前波光粼粼的河水静静流淌着。连续2个月奋战在大用隔离点的刘齐海,却突发心梗,经送医抢救无效因公牺牲,生命定格在47岁。

刘齐海走了,倒在他立志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路上。六枝特区疫情防控办再等不来两天后的《隔离点执勤,摸索“3225”工作法》专题培训、同事们再等不来约好的那顿“炖牛脚”、妻子再等不来期待已久的生日聚会……但人们永远记住了,记住了这位肩上有责、心中有爱、眼中有民的好警察。

“对工作有使不完的劲,他是真的很爱这份职业。”

靳菊永远记得第一天找师父刘齐海报到时的情景,“他带领我站到他办公室的一面墙前,让我认认真真地看、仔仔细细地学,墙上是一些行业相关历史资料和前辈们的事迹,我一下子就有了职业认同感、责任感和荣誉感。”

靳菊后来才知道,这面墙是刘齐海自己设计制作的,“他对这份工作有无限热忱和至上的责任感,真正地把工作当成自己最重要的事。”

刘齐海出生在光荣之家。父亲刘朋曾是一名服役多年的老兵,将那段军旅生涯视作一生的骄傲和荣誉,常常在家中讲起在部队的经历。而这份骄傲和荣誉也像种子般在刘齐海心中生根发芽——1994年8月,从贵州交通学院一毕业,刘齐海就进入了警营,成为了六枝特区公安局木岗派出所的一名新警。

木岗派出所辖区位于六盘水市最东部,与安顺丁旗镇以及普定马官镇、化处镇毗邻,系三镇交界的“插花地”,是六枝特区公安局当年最边远、条件最艰苦的派出所之一。就在这里,年轻的刘齐海在师父毕熹的教导下,刻苦学习公安业务知识,不断磨练群众工作能力,很快成为了木岗派出所的骨干民警。

陶龙2008年警校毕业来到牛场派出所时,刘齐海已是牛场派出所所长。当时,牛场乡偷牛盗马现象猖獗,为肃清辖区偷牛盗马团伙,刘齐海亲自带队到各卡点蹲守。“当时很多卡点连摩托车都到不了,他带着我们爬山涉水摸黑过去,一守就是四五个小时,渴了就直接喝牛脚印子里的积水,我当时特别震惊,觉得这位所长真不一般。”陶龙说,刘齐海做什么事都身先士卒,“对工作总有使不完的劲,他是真的很爱这份职业。”

在妻子彭秀琼的印象里,工作二十多年来,刘齐海请的公休假总共不超过5次。“他一直特别忙,在乡镇派出所时,一两个月才回一次家,每次回来都是一身泥巴、一堆脏衣服,后来到城区工作了,也来去匆匆,一家人很多年都没拍过一张全家福。”

刘齐海走后,彭秀琼翻遍家里相册,才找到了唯一一张全家福,20多年前的照片略微泛黄,年幼的儿子乖巧地站在爸妈面前,一家三口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从警28年间,凭着对人民警察这一职业的满腔热忱,刘齐海一步一个脚印,从一名基层派出所民警逐步成长为派出所副所长、所长,再到业务大队大队长、教导员。先后获得全省优秀责任区民警、六枝特区优秀公务员等荣誉称号;3次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获得个人嘉奖、3次被评为“先进个人”。

“他是最不像‘所长’的所长,没有一点架子。”

5月30日上午,刘齐海遗体告别仪式在六枝特区仙鹤山殡仪馆举行。朱仁贵老人天不亮就拄着拐杖赶路,连转三趟车,从40公里外的关寨镇马不停蹄赶往殡仪馆,最终却没能赶上见刘齐海最后一面,75岁的他在灵堂放声大哭……

2015年,年近古稀又身有残疾的朱仁贵因家庭生活困难到相关部门寻求帮助。在接待的工作人员中,有一名公安民警一边安慰他一边默默记下了他的情况,随后还专门去他家中走访了解情况,并四处奔走、积极沟通,最终协调当地政府解决了他一家生活困难的问题。当朱仁贵出于感谢要留下这名热心警察的联系方式时,才知道他叫“刘齐海”。

因为从小生长在农村,刘齐海对农村群众一直有着深厚而朴素的情感,这份情感让他更多了一份责任、一份耐心、一份亲切。

2003年3月,不到30岁的刘齐海从木岗派出所调到大用派出所任副所长。当时大用社会治安秩序比较混乱,当地群众对派出所的信任度和支持度都不高,刘齐海从偷牛盗马这个对群众影响最大的问题入手,亲自跑到村委会发动村民共同开展夜间值守巡逻。

“他常说,你们是村委,我是民警,我们一起带好头,大家辛苦点,别让老百姓的财产受损失。”大用镇骂冗村村支书白英友对刘齐海印象深刻,“他在大用派出所的那几年,我们村没有哪家的牛马再被偷过。”

2006年9月,刘齐海调到牛场派出所任所长。为了做好工作,刘齐海从“人熟、地熟、情况熟”基本功练起,三天两头走进群众家中,拉家常、察民意。几年来,他访贫问苦、解难济困,用真诚敲开辖区群众的家门,更打开了群众的心门。

牛场乡的寨老们忆起刘齐海时,都说:“他是个最不像所长的所长,没有一点架子,为了管好牛场治安,经常找我们讨经验,加上说话又中听,那几年老百姓矛盾就没有他调解不成的。”

“他温暖了所有人,唯独忘了自己。”

“他是一个温暖的好大哥!”从警14年,陶龙有12年和刘齐海一起工作。在陶龙的心中,刘齐海就是大哥,无论工作生活,总在前面引领着自己。

“孩子上学、老人生病等等,家里不管有大事小事,他都会尽力提前帮你安排好,有心事我总是找他说。”陶龙说,现在仍不习惯刘齐海的离去,不经意间总觉得他还在身边。

“队里每个人都得到过他的照顾。”言及刘齐海,同事们有说不完的话,念及他的好,怆然泪下。

“来,小贾,跟我走,我来指导你……”2021年9月,贾颖来到了刘齐海所在的业务大队,初来乍到的她在工作中常常产生不安和动摇。为了让贾颖尽快融入新的工作环境,身为大队教导员的刘齐海常常带着她熟悉工作,引导她调整情绪,时时鼓励她以乐观、积极的心态面对工作。

听到刘齐海离去的消息,贾颖一直不愿相信,“虽然我和他只相处了半年,但他一直是我工作上最温暖的后盾……”说着说着,泣不成声。

熟知刘齐海的人都说,他是一个特别孝顺的人。刘齐海的家里有一幅字画,字迹工工整整,用画框精心裱好挂在墙壁上,那是刘齐海为悼念母亲所写,字字句句饱含对亡母的思念。母亲逝去后,不管工作多忙,刘齐海每个星期都会抽时间去看望父亲。“爸爸特别孝顺,每次回家都要先请爷爷奶奶坐好,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总想着爷爷奶奶。”在儿子刘洋的记忆中,爸爸从未和爷爷奶奶闹过别扭。

“他温暖了所有人,唯独忘了自己。”刘齐海离世前两天,贾颖曾打电话提醒他去体检,当时刘齐海表示隔离点工作走不开,等结束了再去,“如果是别人,再忙他也会安排先体检,他一直都这样,总为别人考虑,却很少关心自己。”贾颖说。

“他一直希望儿子当兵,却连儿子穿军装的样子都没看到就走了。”刘齐海的妻子彭秀琼说,以前总觉得自己委屈,后来慢慢为刘齐海委屈。

“如果再有机会,您最想和他一起做什么呢?”记者问。

“我会照顾好家里,让他安安心心工作,他常跟我说,选择了这个职业就要对群众负责,就要把这个工作干好。”彭秀琼说。(记者 钟 维)


免责声明: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邮至admin#txgz.cc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