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新民晚报比利时当地时间6月4日晚,2022年比利时伊丽莎白女王音乐比赛(大提琴)落下帷幕,出生于2001年的中国大提琴家陈亦柏凭借精彩表现获得了比赛亚军,这也是中国大陆音乐家在比利时伊丽莎白女王音乐比赛85年的”/>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本文转自:新民晚报

比利时当地时间6月4日晚,2022年比利时伊丽莎白女王音乐比赛(大提琴)落下帷幕,出生于2001年的中国大提琴家陈亦柏凭借精彩表现获得了比赛亚军,这也是中国大陆音乐家在比利时伊丽莎白女王音乐比赛85年的历史中所获得的最高奖项。颁奖现场,掌声持续了一分半钟,身为评委之一的大提琴家王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很快,陈亦柏的参赛视频和获奖视频在朋友圈刷屏,与此同时,还有一段9年前他在星广会的现场演奏视频也勾起了人们的回忆。那是2014年,年仅13岁的陈亦柏在舞台上演奏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人们惊讶于如此年轻的他,竟能恰如其分地驾驭这一需要高超技巧和非凡感悟力的作品,他将乐曲的伤感色彩表现得淋漓尽致又荡气回肠。


图说:陈亦柏在比赛中 主办方供图

陈亦柏生长于一个音乐之家,他的演奏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成熟和感染力,这一点在听过他演奏的圈内人和乐迷中得到共识。2013年至2015年,陈亦柏连续三年与指挥家汤沐海及上海爱乐乐团合作献演“大师与少年”系列星广会,以稳健的台风与娴熟的技巧向观众展示了中国古典乐坛的未来希望。

2020年,陈亦柏再次回归星广会舞台,则是为了救场。远在瑞士求学的他“临危受命”,顶替因手部受伤的演奏家,接下肖斯塔科维奇《降E大调第一大提琴协奏曲》的演奏重任,与指挥家陈同执棒的上海爱乐乐团共同演绎。巧的是,这部作品也是陈亦柏在本次伊丽莎白女王音乐比赛中的决赛曲目。

比利时伊丽莎白女王音乐比赛创建于1937年,是最具影响力和权威性的国际音乐比赛之一,比赛共包含小提琴、钢琴、声乐和大提琴四个项目,每年举行其中一项。本届比赛的评委会由14位著名音乐家组成,其中就包括中国大提琴家王健以及2015年曾登陆过经典947辰山草地广播音乐节的米沙·麦斯基。

能斩获此次赛事银奖并非易事,比利时伊丽莎白女王音乐比赛以赛事时间长、曲目量大而闻名,陈亦柏从5月7日投入比赛一路过关斩将杀入决赛,最后一关要求选手在7天内拿下一部特别为此次赛事委约创作的当代作品。7天封闭式练琴,手机由组委会统一保管,换言之,只能独自摸索,没有任何场外求助的机会。然而,最终陈亦柏还是出色完成。


图说:2021年6月18日,陈亦柏在凯迪拉克·上海音乐厅举办专场音乐会 资料图

“稳”是内敛的陈亦柏给很多人的印象,几乎是看着陈亦柏长大的大提琴家王健就坦言:“陈亦柏是年轻演奏家中少见的比赛型选手,基本功过硬、技巧高超、心态稳定三大特点,让他总能在比赛中如常甚至超常发挥,这是非常难得的。我敢说,在这一代的演奏家中,论参赛稳定性,没有人可以超越他。”

因为和陈亦柏的母亲是同学,王健几乎自他学琴起就很关注其发展:“很多年轻又极具个性的演奏家,虽然可能在音乐会上能够获得成功,但在比赛时却常会遭遇争议,毕竟音乐的品鉴关联个人感受,一部分人很喜欢、获得强烈共鸣,而另一部分则完全无感,这都是寻常。可是陈亦柏的演奏,因其稳健发挥总能获得一致认可。”

当然,作为时常担任国际赛事评委的中国大提琴家,王健并不希望人们过多将目光聚焦于奖项上,而是更关注与青年演奏家自身的音乐和未来发展:“音乐赛事不同于体育竞技,没有绝对的输赢。摘得奥林匹克的金奖,可以说是登上了这一项目的巅峰,但音乐奖项更应被视作这一场、这一刻的评价,获奖音乐家们可以将这一荣誉视作新的开始。”

相对摘金夺银的获赛者,王健更想对没能获奖的选手说:“就像亦柏虽然拿了第二,并不意味着他就比第一名差多少,那些没能获得奖项的选手也不表示在音乐上就没有建树,很多伟大的音乐家、演奏家都曾在国际赛事失利,音乐的攀登没有止境,需要一代又一代的音乐家、演奏家们去开拓和探索新世界,去创造更多拥有力量又温暖人心的作品。”


免责声明: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邮至admin#txgz.cc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