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加载当前时间...

说出关于新疆的真相,看法媒“打脸”神操作……

      国际  发布时间:2021-4-5 21:26

当地时间4月2日晚,法国《费加罗报》刊发了一篇罗汉娜·博蒙的独家专访,引发舆论哗然。这篇专访不仅坐实了博蒙的存在,而且沉痛打脸质疑其为“幽灵”的西方媒体和所谓的专家学者。

“我担心我的安全”

原来,这位因一篇挺疆撰文被法国《世界报》质疑“不存在“、为北京“捏造”的记者,是真实存在、来自萨尔特省的法国人。她透露说,罗汉娜·博蒙是她的笔名,之所以隐姓埋名,是因为不想因为说真话而“(在法国)有安全危险,被人群起攻之”。

△《费加罗报》博蒙专访文章截图

在专访中,博蒙称,这篇(挺疆)文章从头到尾均出自其手,是她自己在3月24日主动投书CGTN的。“我担心我的安全。我对基于我的署名而展开的一系列卑鄙的攻击感到震惊,更惊异于有人可以说我不存在。”

博蒙表示,她于2011至2017年间在中国生活,嫁给了一位乌鲁木齐当地人,西方媒体描述的新疆和她所熟悉的截然不同。

△博蒙撰文截图

“我所了解的新疆”

3月28日,一篇署名罗汉娜·博蒙的文章——《我所了解的新疆:制止假新闻的霸权》在CGTN法语网站评论栏刊发。以下为主要内容摘译:

这个世界是不是丧失了理智?“集中营”、“强制妇女绝育”、“强制劳动”、“文化灭绝”、“种族清洗”……,运用这些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字眼,西方发起了一场针对中国的远程诉讼,尽管一无确凿证据、二无可靠证词,尽管发起诉讼的人从未踏上过这片土地——中国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有些人甚至在今年年初之前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他们为什么发起这场闹剧?

……

在我到访新疆的时候,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农村,我能感觉到这里的人们发自内心的快乐。各族人民经营着他们的小生意,穆斯林群众有宗教信仰自由,按照他们自己的喜好穿衣打扮。对我这个异乡人,他们充满热情地欢迎。

……

我是法国人,我为此感到自豪。换位思考,我也不喜欢我的国家受到不公正的批判。当某些媒体、机构、组织胡乱评说新疆的时候,中国人难道就没有权利为此感到愤怒吗?为什么我们不能听听中国人对这件事的说法呢?中国人是当事人,他们难道连质疑谣言的权利都没有吗?就我个人而言,我迫不及待地等待疫情结束,然后回到新疆,和我的家人一起团聚欢笑。

查无此人= 不存在?!

此文一经发表,立即引发外媒热议,其作者遭遇质疑和“人肉搜索”。

△《世界报》称博蒙“查无此人”

当地时间3月31日,法国《世界报》发文称,“查遍了法国职业记者证委员会的记者花名册,上面没有‘罗汉娜·博蒙’的名字”。于是便一口咬定,博蒙不存在,其身份系捏造。殊不知,法国有很多从事新闻工作的自由撰稿人没有记者证、亦不在记者证委员会登记?

被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称为“小流氓”的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安东尼·邦达兹,在社交媒体上迅速“盖楼”:“奇怪啊,中国官媒一再提及一名法国‘记者’,后者称新疆没有发生西方媒体说的事,然而我们在任何地方都没有找到这位‘记者’的存在痕迹。如果她存在的话,欢迎她来采访我…… 不敢想象,(他们)捏造一个假身份来混淆视听…… ”

△邦达兹推文截图

两天后,博蒙接受《费加罗报》专访,其真实法国人身份被实锤。

“政治正确”下的“自由”

博蒙对自身安全及“饭碗”的担忧并非毫无依据。在其祖国法国,与主流声音不符的涉华发声通常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3月,法国著名教授克里斯蒂安·梅斯特因说了几句关于中国新疆的实话,在舆论批评中被迫辞去了其斯特拉斯堡“欧洲大都市道德官”一职。

而《维吾尔假新闻的终结》一书的作者、法国作家马克西姆·维瓦斯,自去年12月其作品问世以来,非但没有法国主流媒体重视其披露的事实,还遭到了媒体及反华人士的疯狂围攻。

显然,时刻标榜“民主”与“言论自由”的法兰西已经无法容忍非法国“政治正确”声音的存在。

全文 END

本站部分内容为网络转载、用户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admin@txgz.cc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回到顶部 个人中心 在线客服